我看书斋 > 神级选择系统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审判,叶晨现身

第二百二十五章 审判,叶晨现身


      第二百二十五章审判,叶晨现身
  
      一夜无话。
  
      在解开了心结之后,叶晨和明渊清的关系,自然是更近了一层。
  
      “渊清,你可知青儿究竟是为何被巫王关押起来,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审判?”
  
      “这……我也并不清楚。”
  
      明渊清摇头,哪怕贵为圣姑,在得知此事的时候,也是同样是一头雾水,想要去王宫一问究竟,但却被侍卫阻拦了下来。
  
      若非恰好发现了叶晨的行踪,知道对方一定是冲着这件事情来的,恐怕明渊清也是一筹莫展。
  
      “不过……我虽不知道内情,但看这几日城中的风声,似乎和拜月教主离不了干系!”
  
      “那其他人呢,譬如那位石长老?”
  
      想到剧情之中,拜月教主的身份,叶晨心中猛地一动,幽幽道。
  
      石长老,全名石公虎,如今已有近百岁,是南诏国的三朝元老,同时也是拜月教主石杰人和唐钰小宝的义父,武功高强,为人嫉恶如仇,认为拜月教蛊惑人心,日后定必招致大乱,故对拜月教极为仇视,并一直致力于铲除拜月教。
  
      在电视剧之中,石长老收石杰人为义子,希望对方日后成就大业,故对他严厉教导,但其实也对石杰人疼爱有加。
  
      只不过……后来石杰人因理念不同,与石长老发生了矛盾。
  
      在得知自己的义子竟然草菅人命之后,石长老在盛怒之下,竟然是要大义灭亲,却被石杰人大难不死逃脱一劫。
  
      不过也正因如此……
  
      石杰人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上,是否真的有“爱”的存在,在经过一系列验证之后,化身拜月教主,霍乱南诏国,并企图毁灭掉他眼中,这个没有爱存在的世界,重新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作为三朝元老,石长老的身份地位,哪怕是巫王也是不得不慎重听取对方的意见。
  
      “石长老他……”
  
      听到叶晨的话,明渊清也是眼前一亮,却又摇头道“巧得很……前不久的时候,边境发生了叛乱,石长老主动请缨,率领大军前去评判,否则巫王哪怕再听信谗言,也不敢随意这样处置青儿……”
  
      “原来如此。”
  
      叶晨点头,这样才能说得通剧情之中一些疑点。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等到时候,看看拜月教主到底有什么野心,再做打算!”
  
      “也只能这样了,只是委屈了青儿……”
  
      …………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王城所在的广场中央处,早早地树立起了一座高台,而巫王,在一干侍卫的簇拥下,来到高台之上的王座坐定,下方一袭白袍的拜月教主,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道。
  
      “陛下,可以开始了。”
  
      “好!”
  
      看了一眼下方,议论纷纷的南诏国百姓,巫王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他此刻满脑袋都是拜月教主那一番蛊惑的言辞,也是摆手道。
  
      “来人,将王后压上来。”
  
      “是——”
  
      很快,一袭素净衣衫,不着粉黛,神色平淡的林青儿,被两名侍卫押解着,步履从容地来到高台之上,淡漠地与巫王对视着。
  
      “青儿,你可知罪?”
  
      “回禀陛下,青儿自问担任王后以来,从未做出过对不起南诏国子民的任何事情,这一点相信陛下也十分清楚……所以青儿不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错误,还请陛下明示!”
  
      或许是这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语,以及那淡漠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巫王。
  
      “青儿,你太令朕失望了!”
  
      后者猛地从王座之上起身,呵斥道“事到如今,你难道还想狡辩吗?你是没有对不起百姓,可你对得起本王吗?”
  
      “青儿不知,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还请陛下明示。”
  
      依旧是那副淡漠的语气。
  
      而巫王,却是怒极反笑,高声道“好……好一个不知道,朕到想问问,你与别的男人厮守的时候,还是这般义正言辞吗,还是说,在你心里……根本就没有一点廉耻吗?回答朕!”
  
      “陛下……你……”
  
      听到这话,林青儿再难保持从容,脸上毫无血色。
  
      她也没想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丈夫,竟然怀疑自己的贞洁,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这样的话。
  
      对于林青儿的伤害,却不止一星半点……
  
      虽说林青儿当年,的确是与剑圣有着一段感情,但二人始终都是保持一定距离,没有半点肢体上的接触,哪里算得是对不起巫王?
  
      “王后娘娘。”
  
      不待林青儿继续开口,一旁的拜月教主,也是淡笑道“事实上,若是这一点事情,也不足以让陛下动怒,将您押解至此……陛下今日真正想要,当着让在场的南诏国子民揭穿的,是王后你的真实身份。”
  
      “不错。”
  
      得到了拜月教主暗示,巫王也是知道家丑不能外扬的道理,连忙转移话题道。
  
      “青儿,告诉朕,你到底是不是妖怪!”
  
      “陛下——”
  
      若说先前巫王怀疑自己贞洁,也是深深刺痛林青儿的心,那么这一句话,又等于是在她心上,狠狠地捅了一刀。
  
      后者早已是浑身发颤,难过得不能自已。
  
      “为什么……陛下你竟然对青儿没有半分信任,宁愿听信小人的谗言?”
  
      “哦?”
  
      拜月教主闻言,却是微微一笑“王后的意思是说,本教主是谗言魅上的小人么?”
  
      “哼!”
  
      对此,林青儿自然是冷哼了一声,丝毫没有好脸色。
  
      “是与不是,教主你自然清楚得很。”
  
      “好——既然王后说臣是小人,那我这就拿出证据,向陛下,以及诸位南诏国的子民证明,王后……其实是一条蛇精所化,其目的是危害我南诏国百姓,危害陛下的性命!”
  
      却见拜月教主森冷一笑,手掌从袖袍之中取出一只小瓷瓶,便要朝着林青儿走去。
  
      而此时。
  
      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在高台上响起。
  
      “想要动青儿,有没有问过我呢?”
  
      却见一名身着蓝白道袍的年轻男子,突然出现了在巫后身旁,似笑非笑地看着拜月教主,以及巫王。
  
      “一兮大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