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我是当朝驸马爷 > 384 又要被祸害了

384 又要被祸害了

清晨,当阳光透过云层撒在大地,山林村落一片金黄,一切都生机勃勃,看的赵惇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只是这笑容却惹得苏青青不喜,不过想想也是,整整等了他一个晚上,如何能高兴,杀人的心都有了。
  
  狠狠盯了赵惇一眼,苏青青张口説道“瞧把你得意的,小人得志。”
  
  噗嗤一声,赵惇大笑起来,道“错,本公子不是小人得志,而是高兴抱得美人归。青青丫头,你就等着给本公子做压寨夫人吧!”
  
  虽知道赵惇是故意逗自己开心,苏青青心中还是有过一丝甜蜜,只是声音依旧冰冷,道“谁知道你有多少压寨夫人,花心大萝卜。”説到这里苏青青知道不能顺着赵惇的话説下去,急忙岔开话题问道“那个小叫花子怎么还不来,莫非被人逮了?”
  
  摇摇头,赵惇张口説道“昨晚就走了,闯荡天下,这小不点倒也有点意思。”
  
  离开黑松林,赵惇担心李弃出意外,特意让魏正阳折返回去暗中保护他,不曾想李弃将老祖宗埋葬后就离开了不空镇,一个人闯荡天下去了。
  
  苏青青先是一愣,随即便冷声説道“也好,那小不点太嚣张了,就该给他吃点苦头。”説到这里稍顿了下,苏青青又生出疑惑,张口问道“昨晚,胡长老怎么来了,还谈了半宿?”
  
  昨晚,赵惇回到客栈,圣教执法长老胡啸月正在客栈门口等他,还送给他一份大礼,天刺逆贼狄万新的脑袋,不过狄万新是圣教长老,而这何尝不是在告诉赵惇,他们圣教的事情自己解决,不希望赵惇插手。告诉赵惇却不要他插手,这可有些意思了。
  
  赵惇能够明白曹越仲的想法,狄万新不惜暴露身份行刺赵惇,正是想赵惇引动圣教的夺嫡之争,可曹越仲不早不晚在狄万新就要出手时候将他斩杀,送一份大礼同时亦在告诫赵惇,亦或能称之为交易。赵惇终是选择了离开,而至于曹家付出什么代价,则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看赵惇笑而不答,苏青青一声冷哼扭过头去,见此,赵惇轻笑道“你圣教还真是卧虎藏龙,説实话,本公子真想多呆一段时间,不过,他们都想赶我走,本公子也只能离开。”
  
  赵惇的感慨并非因为这个,而是觉得这一趟圣教之行颇为好笑。他此来故是为了怜玉想见识圣教豪杰,亦在试探天刺逆贼会不会有动作,不想天刺逆贼刚露头便被曹越仲扼杀在摇篮中。
  
  苏青青并非愚笨之人,相反还很是聪明,不然也不能成为小魔女。稍稍思索了下,苏青青似明白了什么,却是冷声説道“你啊,就是个扫把星,到哪都是混乱,怪不得人家要赶你走呢。”
  
  赵惇也不生气,哈哈笑道“青青丫头你还真説对了,不过,只要你们不赶我就成。”话到最后,赵惇更是往苏青青身边凑了凑。他自然知道苏青青脑他的缘由,可若非要事缠身,他岂会冷落佳人。
  
  冷眼盯着赵惇,苏青青故作不屑的説道“脸皮真厚,师姐,你説是不是?”説话同时,苏青青打马走到了怜玉身侧,故意与赵惇拉开距离,不曾想又惹得赵惇一阵大笑,便是怜玉,淡然的脸庞上也浮现起一抹笑意,静静望着这对小冤家。
  
  有些奇异的气氛中,苏青青突然问道“我们去那?”
  
  自顾一笑,赵惇张口説道“金陵。”
  
  赵惇的口气非常平淡,而望着赵惇消瘦的身躯怜玉却感到一种伟岸如山的感觉,眼中的光彩有柔情有感激,因为金陵正是谢家族地,谢诚兵败后也被葬在金陵。
  
  这一路赵惇不再乘坐马车,疾驰的骏马飞快,而且有苏青青和怜玉这两个绝色美人同行,赵惇倒是找到了纵横江湖的快感,白日纵情山水,夜晚留恋温柔乡,好不快活。这日傍晚,赵惇一行赶到了成都府。
  
  天色渐暗,遥望成都府点点灯火犹若天市,赵惇沉默片刻张口説道“一年成邑,两年成都,故称之为成都,野史不知真假,然据史书记载,战国秦惠文王更元九年秋,派大夫张仪伐蜀,吞并后置蜀郡,以成都为郡治并大肆建城。纵观历代建城,或凭山险或占水利,唯独成都既无险峻可持无舟楫可依,且地处平原洼地,气候潮湿多雨,只能依靠人力来改善。”
  
  望着成都府,赵惇静静説道“为了建城,蜀人在四周大量挖土,取土之地形成大池,有名的有城西的柳池,西北的天井池,城北的洗墨池,城东的千岁池,平日可灌溉良田养鱼为粮,战时更能形成天人屏障,当年攻打成都,四哥亲率十万大军耗时三月都不曾攻下,最后还是得成都大族刘家之助才拿下这天府之都,赵王朝彻底覆灭。”
  
  説到这里稍顿,赵惇接着又道“让本公子心生向往的,还有赫赫有名的都江堰,此堤一举解决成都平原水涝之祸灌溉和航运三大难题,使得成都成为富庶之地,成都能被称为天府之国,都江堰功不可没。”摇摇头,一声轻笑后张口説道“昔日听欧阳先生讲到蜀国讲到成都,本公子就一心想要瞻仰一番,今日终是来了。”
  
  怜玉和苏青青都知道成都的繁华,只是对于成都的历史却寥寥无知,听赵惇如此説来也都心生向往。此刻,赵惇猛然想到什么又是一笑,望着怜玉説道“刚想起一首诗来着。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怜玉姐姐,等夜深人静时候,前往武侯祠弹奏一曲如何?”
  
  还未等怜玉张口回答,苏青青倒是叫道“听你这么一説,我也有些期待了,姐姐,你可一定要答应。”
  
  怜玉如何会驳心爱情郎,虽没有出声却是点点头,看的苏青青大喜,张口説道“我还记得成都府有栋蜀味居,很是好吃,咱们先去填饱肚子。”
  
  点点头,赵惇张口説道“民以食为天,走,吃饭去。”话到最后,赵惇打马飞奔起来,很快就到了城门口。
  
  血卫持有禁军令牌,很容易就通过城门,只是等他们入城,值守立即派人前往卫所禀告指挥使,禁军的腰牌可不一般哪,何况成都正处在敏感时刻。
  
  赵惇自然不会在意这些,而是被成都的繁华所吸引。成都虽没京城的霸气,然街上行人比肩接踵灯花如龙,尤其蜀女多情比京城多了一分生气。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女儿家的头簪耳花秀包等等饰物,看的苏青青和怜玉是眼花缭乱,尤其苏青青,看她的势头似已忘了饥饿。
  
  看苏青青又拿起一个青玉簪子,以赵惇的耐性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怜玉嘴角则浮现出一抹笑意。她自然看到赵惇的不耐,可非但没有开口相劝,反而拿起一队白玉珠花,看得赵惇眉头都是一跳,见此,怜玉嘴角的笑容已扩散到整张脸庞。
  
  这些日子几人是极尽快活,尤其到了夜里,赵惇是花招百出让怜玉做尽了羞人事,现在看赵惇露出不耐神色,怜玉竟忍不住想要捉弄他一次,所以挑的格外仔细,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却很少出手买进,恨的赵惇恨不能将整个摊子买下来送她。
  
  怜玉本就长了倾国倾城的脸庞,这一抹开心又带着一点调皮味道的笑容,但凡看到的人,眼睛都瞪直了,尤其是摊铺主人更是看的清楚,整个愣在原地好半天都没能叫醒。
  
  “掌柜掌柜掌柜?”连叫三声都不见掌柜答应,苏青青不由抬起脑袋望了过去,而看到掌柜的神情,苏青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顿时,众人眼前又是一亮。
  
  一袭白衣的怜玉,就似空谷幽兰,如梦似幻,飘飘欲仙不似尘世众人。与怜玉相比,苏青青多了些活泼和青春气息,刹那绽放的笑容犹若百花盛开,瞬间让人眼前一亮。
  
  当众人从两女的绝世容颜回过神来,一个个看赵惇的目光已经变了,有羡慕有嫉妒,有佩服有敬畏,毕竟像怜玉和苏青青这等绝色,可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只是这天下从来不缺自命不凡之辈。
  
  刘之恺今天心情很不好,在家被父亲大人狠狠责骂了顿,本打算出来好好发泄一番,不曾想在天香阁碰到了死对头何家川,还打赌输了随身佩剑。那柄佩剑虽非名剑却也是精钢百炼而成杀人不见血,剑柄剑鞘更是镶嵌珍珠无数,价值万两,不过对刘之恺而言,金钱根本不算什么,面子才是大事。诸多不顺,让刘之恺心底愤怒不已,正想着怎么发泄怒火呢,然而看到怜玉和苏青青却忍不住笑了起来,那顿骂值了,那柄剑也输的值了,非但值了,还大大赚了。
  
  挤出一个笑容,刘之恺顺手从小摊上拿起一柄折扇走了过去,至于折扇的价格,刘之恺根本不需问,在他眼里,能从你这拿东西就是祖上烧高香了,看的掌柜张口却不敢説话,乖乖低下脑袋,随即却又忍不住看向怜玉和苏青青,心底发出一声叹息,好好两个姑娘又要被祸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