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将门风云之江山有情 > 第1005章从轻发落

第1005章从轻发落

潘中恒,“太子殿这话是什么意思?”
  
  “去抹灭,不如让他们去忘记!活人争不过死人,这个道理潘大人不懂吗?”
  
  潘中恒……
  
  太子殿下,你这是什么**喻?
  
  你这个比喻我敢接吗?
  
  百里星阑公然站队,其他大臣反对的声音也就弱了。
  
  你出言反对,我出言反驳,他出面和稀泥,朝堂上呈现一幅,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
  
  百里熙文看着顺杆而下的众大臣,“投票决定吧,严惩不贷还是从轻发落?”
  
  百里星阑,“严惩不贷的请跪下。”
  
  众大臣……
  
  太子殿下你要干什么?严惩不贷的跪下,这要是跪下了,岂不是公然与你为敌?与你为敌,还有好果子吃吗?
  
  看着坐在高台之上不出声的百里熙文,明白了上面这一位也无意处决贝蒙啸天。
  
  满朝大臣,无人下跪。
  
  百里星阑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父皇,下旨吧!”
  
  百里熙文看着命令自己的百里星阑,老子教你的尊老爱幼都喂狗了呀!
  
  八贤王看着手里自己手里的圣旨,嘴角的笑意再也压不下去。研然丫头从轻发落了,镇国公府的劫难也算是过了。
  
  八贤王来到欧阳府,打开圣旨,看到上面改名的条款有些意外,好在圣旨的大体意思不变。
  
  八贤王看着跪在地上发呆的夜研然,“欧阳夫人,欧阳老爷接旨吧!”
  
  贝蒙啸天站起来接过圣旨,“谢陛下隆恩。”
  
  “谢陛下不如谢太子殿下,没有太子殿下在其中周旋,欧阳老爷也不会这么快获释!”
  
  贝蒙啸天从善如流的改口,“谢太子殿下!”
  
  百里熙文看着死死盯着自己的百里星阑,“你一直盯着我看不累吗?”
  
  百里星阑想到被改了姓的贝蒙啸天,就觉得气闷,“为什么要改姓?”
  
  “他们已经是阶下囚了,朕为什么不能让他改姓?”
  
  百里熙文看着挥袖离开的百里星阑,小样,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你老子我治不了你啊!
  
  薏珊看着笑得跟朵花似的的百里熙文,“原谅辽王你就这么开心啊?”
  
  百里熙文摇摇头,“星阑今天对我发脾气了。”
  
  薏珊听到百里熙文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星阑生气你就这么开心啊!”
  
  “我就喜欢他看不惯我,又干不了我的样子。”
  
  薏珊想到自己接到的消息,“你让辽王改名了?”
  
  百里熙文点点头。
  
  “辽国已灭,你改名的意义在哪里?”
  
  “上门女婿啊,我总不能让夜妤柔找不到自己的爹吧?”
  
  薏珊对百里熙文的恶趣味有些无奈,“上门女婿也不是你们家的呀!”
  
  百里熙文摊摊手,“重要的不是他是谁家的女婿,重要的是他当了上门女婿。”
  
  薏珊……
  
  殷柔儿在太学上课,看着出现在墙角里的影刹,偷偷起身离开了课堂。
  
  坐在高堂上的夫子,看到起身离开的殷柔儿,拿起书上的竹简,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殷柔儿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百里星阑,“你怎么来了?”
  
  “我带你去见你爹娘。”
  
  “我爹娘出事了吗?”
  
  “世上再无贝蒙啸天!”
  
  百里星阑拉住了转身就要跑到殷柔儿,“你听我把话说完再跑好吗?”
  
  殷柔儿看着一脸平静的百里星阑,就知道自己想岔了,“你说?”
  
  “贝蒙啸天改名为欧阳啸天,从此客居京都,永生不得离开京都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