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快穿之妖妃勇斗小暴君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苏软妹心生顾虑

第三百七十八章 苏软妹心生顾虑


  次日天还未亮,耿富贵就前来小皇帝的朝阳宫中禀报,说是郑王殿下已从北边回来了,小皇帝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立马就从床上翻了起来,苏软妹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就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她背过身去接着睡觉,小皇帝则俯身亲了一下苏软妹的秀发。
  小皇帝让左右的婢女帮他洗漱整理一番,随后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朝阳宫,而苏软妹见小皇帝已然走远,这才缓缓的坐了起来,在她的脸上又生出了一丝的惆怅与隐忧。
  “来人哪,替本宫整理洗漱。”
  苏软妹对着朝阳宫内的婢女大声的喊道,那些婢女们在听到了苏软妹的吩咐之后又纷纷的走到了苏软妹的床前。
  “淑妃娘娘,现在时候尚早,您就不多休息一会儿么。”
  为首的一个宫女向苏软妹行了一个万福之礼,苏软妹就说了个不用了。
  “郑王殿而今下凯旋而归,想这宫里宫外的事情都必然少不了,本宫还是早点起身来准备一下吧。”
  苏软妹说到此处,那宫女有点头称是。
  宫女们为苏软妹拿来了洗漱用品,药膏牙刷,还有香茶蜜果,苏软妹说她想如厕,然后两个太监又抬入了一个龙形的马桶,这马桶她曾经在囚室时便用到过,可时只有皇帝才能用的高级货。
  苏软妹洗漱如厕完毕之后,宫女们又帮她梳头整理,还给她佩戴了只有皇后才能使用的纯金饰品,苏软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如此的雍容华贵,不禁又显露出惬意的笑容。
  “这一对凤簪倒时漂亮,但好像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佩戴这种纯金的饰品吧。”
  对于苏软妹的疑问,为首的宫女就微微的笑道。
  “淑妃娘娘是何许人也,不就是戴个金饰罢了,哪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而这朝阳宫里便之后此等饰物,淑妃娘娘若是想戴其他的,奴婢们还真是找不出来。”
  宫女这么一说,苏软妹就暗自思忖,就戴个凤钗而已,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这对凤钗别在她的头上,倒也十分贴合。
  “淑妃娘娘,您是要在陛下的宫里用早餐么。”
  宫女说到此处,苏软妹就站起身来说了个不必了。
  “去把飞虹那丫头给本宫叫来,本宫还有要事要处理。”
  苏软妹说着又往宫外走去,那领班的宫女也是点头称是。
  苏软妹与飞虹离开了朝阳宫,就发现沿途上的宫人的稀稀拉拉的,显得十分的冷清,苏软妹随便拉住了一个小太监,就问他宫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那小太监见了苏软妹就跪了下来,支支吾吾的说了个,皇后娘娘一大早就带着妃嫔们去到了兴庆门,好像是要迎接郑王殿下凯旋归来。
  苏软妹听到此处就皱起了眉头,没想到皇后还有这手。
  “是所有的嫔妃都过去了吗?”
  苏软妹问及此处,那小太监就微微的点了带你头。
  “就连怡美人也去了,皇后娘娘还特别嘱咐,说怡美人不懂规矩,让她到了那别乱说话就行。”
  那小太监回完话后马上就提着桶里去了,苏软妹则显得有些情绪低落。
  “这皇后娘娘,完全就没有把娘娘您放在心上,这么重要的事情,试问怎么能少得了娘娘你。就算您昨晚住在朝阳宫,也至少该来春喜宫里通报一下,这样偷偷摸摸的就把嫔妃们给领去了兴庆门,外人若是不知情,指不定要怎么说道娘娘你呢。”
  飞虹说到此处又补一个句。
  “不行,娘娘,我们又岂能受那皇后的摆布,现在我们就去兴庆门……”
  飞虹话未说完,苏软妹就抬手阻止了飞虹。
  “算了,现在去也是自讨没趣,倒不如回到宫里好好的歇着。”
  苏软妹说完就朝着春喜宫的方向走去,飞虹跟在苏软妹的身后,也是一脸的抱怨。
  苏软妹回到来春喜宫中,又把新政方略拿出来仔细的揣摩,等到中午时分,耿富贵才匆匆的来到了春喜宫。
  “淑妃娘娘,陛下在朝阳殿里宴设群臣,为郑王殿下接风洗尘,后宫里的娘娘都在那里,陛下特意让奴才来邀请你,你快收拾收拾,跟奴才赶紧过去吧。”
  苏软妹修改着方略,好像对赴宴对事情并不感兴趣。
  “小耿子,你去告诉陛下,就说我身体有些不适,这接风宴就不去了。”
  耿富贵原本是笑面迎人,但当他听到苏软妹如此回复之时,瞬间又哭丧着脸。
  “我说淑妃娘娘,你这又是生的哪门子闷气嘛,今天早上你和陛下不还好好的?陛下就想着让你在群臣面前漏漏脸,您说您要是不去,不仅让陛下脸上无光,恐怕也要让郑王殿下失望?”
  耿富贵说到此处,苏软妹就突然抬起头了,耿富贵见自己好像是说错了话,瞬间又捂住了嘴巴。
  “出去。”
  苏软妹很是冷漠的说道,耿富贵则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飞虹,把这家伙给我赶走。”
  苏软妹说到此处,飞虹就上前对耿富贵坐了一个抬手的动作,耿富贵见苏软妹铁了心不会去赴接风宴,于是又灰溜溜的离开了春喜宫。
  耿富贵走后,飞虹又对苏软妹劝慰了两句,大意是她的确是该去参加这场接风宴,毕竟于公于私,她都该去见一见郑王,而飞虹最终给你换来的也是被轰出了春喜宫。
  飞虹离开以后,苏软妹就重重的点关上了春喜宫的大门。
  郑王的接风宴结束以后,小皇帝就来到了春喜宫,他以为苏软妹真的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但事实上苏软妹依旧在修改着她的新政方略。
  “妖女,今天你为什么不来给郑王接风洗尘。”
  小皇帝坐到了苏软妹的身旁,苏软妹就侧过了身子,因为从小皇帝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子酒气。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去。”
  苏软妹把方略和毛笔往身前一推,小皇帝就察觉出了一丝的不寻常。
  “怎么了,是朕没有采纳你的新政方略,所以生朕的气了?”。
  小皇帝说着又抱住了苏软妹的双肩,苏软妹也没有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