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李轩认怂?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李轩认怂?


  严绪被他噎了一下,想要出声反驳,又忌惮的把嘴里的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哼。”
  严绪拂袖一哼,用这种办法来保留最后一丝颜面。
  叶无休对他依旧不屑一顾,目光轻佻了的在李轩身上定格:“你叫修罗,本公子听说过你。”
  李轩微微一愣,听叶无休的口气他似乎真的听说过自己的名字。
  而且叶无休特意咬重了听说过你这几个字,显然不是在最近才知道修罗的名字。
  也就是说,他早在李轩来燕城之前,就知道李轩,这似乎有些不大可能。
  “哦,那尊使有何来意。”
  李轩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声音也是淡淡响起。
  叶无休满是嘲弄的扫了李轩一眼,冷笑着:“我劝你还是收起你那可笑的嘴脸,你以为说些好话,本公子就会饶过你了?”
  饶我?
  李轩嗔目结舌,深深的看了一眼叶无休之后,脸上无悲无喜:“尊使此话何意,请恕修罗没听明白。”
  “不明白吗?”
  叶无休的目光扫了李轩一眼,渐渐的绕到了他的身后,自始至终低着头一言不发的铁雷身上:“你出来,自断经脉。”
  铁雷惊恐的抬头,他已经很小心了,还是被叶无休发现了吗?
  李轩挡在叶无休身前肃然以对,眉目渐冷:“尊使这是何意?”
  “混账,你是在质问我?”
  叶无休突然发怒,一双阴冷的眸子如毒蛇般注视着李轩,有着一股莫名的寒意从叶无休身上散发出来,
  李轩眉头微皱,虽然不知道叶无休为何要找上铁雷,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叶无休只是为难李轩的话,说不定李轩还真的有可能继续忍下去。
  但这种隐忍,只是为了宗门,为了任务。
  现在李轩的宗门弟子都受到了胁迫,显然超出了李轩所能忍耐的底线。
  “请尊使自重。”
  李轩依旧拦住叶无休,藏于袖中的手掌隐隐间泛起一层真气波动,周身气息越发冰冷起来。
  显然,这丝真气波动被叶无休所察觉,看着李轩那淡漠的双眸,他的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之色,震惊的看着李轩:“你敢对我动手?”
  叶无休的震惊绝非偶然,他的背景,他的身份,造就了叶无休不可一世的资本。
  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堂而皇之的动起杀机,更何况是在燕城这样一个弹丸之地。
  这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场景,超出了叶无休的预料,也让他当众喊出了这么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抢白。
  这句话,就连李轩自己都是愣住了,他还是来到万象之地后,第一见到有人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这是什么道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或者说,你叶无休要杀我,我就得把脑袋递给你去砍下来,连一点反坑都是过错了?
  李轩突然想笑,李轩不知道叶无休真正的身份,也不知为何他会有此反应。
  他不知道,可是方严绪知道,见李轩忍不住就要出手,严绪一下子急了,顾不得刚刚在叶无休手里跌了一次面子,慌忙的站出来一把抓住李轩的手臂:“修罗老弟,不可!”
  严绪的额头上都是冒起了一丝细汗。
  好险啊!
  他的反应却无法改变李轩的意思,身体依旧拦住叶无休,脸色也一如刚才的漠然:“请尊使自重。”
  同样的话,李轩在意识到叶无休真正的背景以后,毫不犹豫的重复了第二遍。
  气氛一时间紧绷起来,之前还好,李轩第二次重复同样的一句话,不亚于一种打脸般的挑衅了,尽管他自己没有这样的想法。。
  可以看到,叶无休的脸色寸寸阴沉,隐有风雨倾盆之势。
  突然,叶无休脸上的阴沉之色顿收,昂首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有趣,太有趣了。”
  叶无休笑的前俯后仰,仿佛遇到了一生当中最有意思的一件趣事一样。
  笑着,笑着,他渐渐的低下头来,嘴角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修罗是吧,你知道我是谁吗?”
  李轩微微蹙眉,目光在与叶无休直视着。
  “你的身份,修罗略知一二,只是。”
  李轩转头看了看身后低着头有些害怕的铁雷,又看了一眼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的严绪。
  扭过头来,他神色不变的轻笑道:“只是,这知道与否,与我要如何做,有很大关系么?”
  哗。
  此言一出,围观的修士人人面露惊恐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道与叶无休对立的身影。
  这人…疯了吧?
  李轩真的疯了吗?呵呵,也许是吧!
  李轩漆黑的眼眸宛如潭水一样深邃而宁静。
  身后,铁雷的小手悄悄的攥住了李轩宽大手掌。
  他的小手手心里面全是汗水,指节因为用力过度而泛起病态苍白。
  无数的目光集中在了叶无休身上。
  他们很好奇,面对李轩如此坦然自若的挑衅,这位神秘尊贵的使者大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叶无休俊逸的脸上首次出现了狂怒,眼神眯起危险的弧度就像一头嗜血的野兽。
  “修罗,玄门,你想死吗?”
  叶无休一字一句,一句一顿,森然的话语穿透而出。
  李轩身后的严绪几人,脸色刹那间白了一下。
  他们感受到了叶无休的怒火,也预见到了这怒火将会带给李轩和他所属的玄门,何等的灾难。
  却在这种僵局下,李轩笑了,尽管嘴角的弧度几若不见,但他确确实实是在微笑。
  “此言差矣,修罗虽然只是不入流的一个小角色,可也明白一人做事一人当的道理,再者,以尔的气度,修罗相信绝对不会因为我区区的冒犯,而迁怒他人,所以,你认为呢?”
  叶无休嘴里发出古怪笑声:“你到底还是怕了,只是你觉得你在连篇废话之后,本公子就会饶了玄门吗?”
  “那是你自己的事,修罗位小力薄无法左右你的决定。”
  李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仿佛再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不说别的,就是这份淡然的气度,在旁人看来还是不由得为李轩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有意思。”
  叶无休的目光深深的凝视着李轩,随后目光侧移,绕过他落在了铁雷身上:“这是你的弟子吧?也罢,就多留你们几天好过,等到了帝都本公子再好好招待你等。”
  叶无休说完话,便转身离去,动作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见他都走了叶无休二人也随后跟上。
  “这人敢挑衅你们的主子,你这两条狗连叫都不叫一声吗?”
  阴无蝎二人耳中响起叶无休淡淡的话语。
  二人步伐僵硬,一张老脸青红变化着,这二人好歹也是一宗之主,何曾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以走狗称呼了?
  这羞辱,让他们老脸燥红,可惜的是,这两个老家伙可没有李轩那一份气魄。
  摄于自己主子的威势,就算真把他们用铁链子拴起来,也是忍了。
  心头的怒火不敢向叶无休发作,二人凶神恶煞的盯住了李轩。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跪下来磕三个响头,老夫可以饶你一命。”
  叶无休狞笑道。
  这人和鬼叵都是战师后期修为,距离虎门曾经的魁首千子湖弱了一线。
  鬼手宗也好,阴虚宗也好曾经论起资历都不及千剑宗雄厚,两宗合并。
  之所以能雄踞一方,靠的主要是宗门的整体实力。
  别说李轩了,就连其他人都是打心里看不起这两个老家伙。
  你说你当狗就当狗吧,有必要这么听话吗?
  李轩让铁雷退后了一段距离,对于这两个人他连嘲笑一句的兴趣都是欠奉的很。
  “要战就来!!”
  叶无休不出手,李轩也不愿现在就直接和他背后的势力处于敌对势力。
  毕竟,叶无休没有死在李轩手中之前,在他们看来,李轩都不过是一个蝼蚁罢了。
  所以李轩也没有主动出手的意思,却不代表李轩心中如同他脸上一样无所谓,两人刚好撞上枪口了。
  至于李轩真的是没有任何傲气?认怂?
  别的不敢说,只要叶无休亲自动手,李轩便会一不做二不休,斩了叶无休。
  耳边人群议论纷纷,反正都不是什么好话,说的两个老家伙老脸一阵青一阵白,真真是臊得慌。
  这种场合下,阴无蝎恼羞成怒,顾不上撂下什么场面话,直接就是气势全开,手里拿着一条长满了刺,尾端有着一个墨绿色倒勾的长鞭,一鞭子就抽向了李轩的脑袋。
  鞭出,叶无休体表光芒大涨,真气跃动,这一鞭威力已是不俗,加上叶无休含怒出手一鞭之威动用了十成十的力量,普通同级修士对上少不了一个皮开肉绽的场面。
  这话可不是空话,叶无休身为一宗之主,其底蕴远超一般散修。
  在阴无蝎出手之际,围观的人群也是响起了一片惊呼声。
  “蝎尾鞭都拿出来了,看来这老家伙是真的生气了。”
  “嘘,你想死啊。”
  人群议论声不止。
  蝎尾鞭被一股黑色真气覆盖而上之后,穿梭而去,将空气刺穿,响起低沉的破空声。
  叶无休一声低喝,逼近李轩身前不足数米的蝎尾鞭凌空一顿,蝎尾鞭的尖端毒勾陡然变化,高速旋转起来。。